<span id="szxmc"><pre id="szxmc"><dl id="szxmc"></dl></pre></span><rp id="szxmc"><object id="szxmc"></object></rp>

    <dd id="szxmc"><noscript id="szxmc"></noscript></dd>
    <rp id="szxmc"><object id="szxmc"><u id="szxmc"></u></object></rp>

    1. <dd id="szxmc"></dd>

      <th id="szxmc"></th>
      <tbody id="szxmc"><noscript id="szxmc"></noscript></tbody><button id="szxmc"><object id="szxmc"><u id="szxmc"></u></object></button>

      <nobr id="szxmc"><span id="szxmc"></span></nobr>

        <em id="szxmc"></em>

        首頁 > 熱門

        真以為公眾很傻?湖北紅十字會成企業避稅“白
        2020-02-02 13:57:03

        中新經緯客戶端2月1日電(高曉锳)1月30日,湖北省紅十字會官網公布的第一批捐贈物資使用情況所暴露出的問題,將其推上了輿論焦點。根據湖北紅十字會給出的明細,物資急缺的武漢協和醫院只分到3000個口罩(型號不明),而1.8萬個“不適用于一線醫護人員”的KN95口罩流向了被外界稱為“莆田系醫院”的武漢仁愛醫院。

        而上述捐贈給仁愛醫院口罩的捐贈方是一家叫“北京森根比亞生物工程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森根比亞),為此,中新經緯記者根據上述捐贈雙方背后的資本關系梳理后發現,二者的確存在深層的關聯交易。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財務專家告訴中新經緯客戶端,目前法律上還無法界定捐贈背后的利益輸送問題,這使得湖北紅十字會或成企業“合理”避稅的溫床。

        兩家公司背后深藏利益鏈

        據了解,仁愛醫院僅在1月26日被武漢市列為第四批發熱病人定點收治醫院名單,并不在這次肺炎疫情的征用名單中,中新經緯記者通過仁愛醫院在線預約掛號網站也并未看到發熱門診的掛號窗口。有網友質疑,捐贈的急缺物資給了不參與疫情治療的醫院,是否存在利益輸送?

        武漢仁愛醫院官網

        中新經緯記者查詢天眼查數據顯示,武漢仁愛醫院成立于2001年,陳麗香持股50%為公司大股東和疑似實控人,另外兩名股東分別為自然人陳志松和林志虎,持股比例分別為30%和20%。其中莆田人陳志松同時還是武漢誠嘉醫療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實控人,該公司還投資控股了一家武漢真愛婦產醫院,而這家醫院的董事長陳麗萍恰巧還在仁愛醫院控股的武漢華陽華西仁愛醫院擔任高管。

        中新經緯記者注意到,上述仁愛醫院股東參股的武漢真愛婦產醫院有限公司背后,還有一家名為湖北九州通(600998,股吧)高投養老產業投資基金合伙企業的“金主”,這家公司不僅投資了醫院,還投資了九州通醫療器械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九州通醫療器械公司)。據工商資料顯示,九州通醫療器械公司經營范圍包括“銷售、租賃一、二、三類醫療器械”,而醫用口罩正屬于國家藥監局所劃定的二類醫療器械。

        仁愛醫院系股東投資版圖

        明明“金主”自家有賣醫療器械的公司,仁愛醫院還需要向紅十字會求助捐助口罩嗎?中新經緯記者發現,這家醫療器械的背后老板是九州通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寶林曾登上湖北首富。

        九州通醫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劉寶林 來源:天眼查

        與此同時,中新經緯記者注意到,北京森根比亞公司有一位名為秦海波的董事,這位董事同時還參股了湖南中浩茶油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湖南中浩茶油),雖然這家公司目前處于注銷狀態,但股權穿透后發現,湖南中浩茶油曾參股深圳市天圖創業投資有限公司,而這家公司也是武漢仁愛醫院的關聯公司之一。

        公益捐贈如何合理避稅?

        新浪微博大V“貓媽45”發布微博稱,武漢疑似莆田系醫院獲得湖北省紅十字會撥發1.6W個口罩(后改為1.8萬只),為定向捐贈,捐贈方是北京森根比亞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和武漢仁愛醫院,背后就是同一伙老板們,相互利益關聯,你的公司中有我,我的公司中有你。你的公司捐給我的醫院,咱們哥姐幾個另外還有合開的公司。相當于把錢和物資從左口袋挪到有口袋,逃稅避稅。”

        貓媽45微博

        據相關規定,政府對于通過紅十字等公益性組織進行捐贈,在增值稅、企業所得稅、個人所得稅方面確實有減免的規定。北京市中聞律師事務所權益合伙人高曉峰律師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采訪時表示:“捐贈方與指定受益人是否存在關聯關系并不影響公益捐贈的成立,現有稅法沒有規定,捐贈方與受贈方存在關聯關系時就不能享受稅收優惠。只要捐贈人定向通過法定的公益組織捐贈,就可享受稅收減免的優惠。”他說,公益捐贈享受稅法規定的稅收減免包括兩方面的內容,一是捐贈比例的限制,享受稅收抵扣的比例是企業年度利潤的12%,二是捐贈對象的限制,是捐贈對象國家認定的公益性組織。

        根據《財政部稅務總局關于公益性捐贈支出企業所得稅稅前結轉扣除有關政策的通知》第一條規定,企業通過公益性社會組織或者縣級(含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其組成部門和直屬機構,用于慈善活動、公益事業的捐贈支出在年度利潤總額12%以內的部分,準予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超過年度利潤總額12%的部分,準予結轉以后三年內在計算應納稅所得額時扣除。

        稅收的減免或許是企業積極捐贈的因素之一。北京瀾華財稅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穆陽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采訪時認為,企業通過紅十字會捐贈,嚴格來說不能直接叫避稅。畢竟從企業角度來說,這是實打實的對外支出,無論對外捐出的是銀行存款還是實物(詐捐除外)。但是企業可以利用捐贈的方式,通過利益交換,來獲得實質上避稅的效果。例如,某醫療器械企業通過捐贈方式給某公益基金會捐款,換來后期公益基金在采購醫療器械時,供應商選擇上給予一定的傾斜,定點采購該企業的相關產品。這樣雙方進行了利益交換,捐贈出去的產品還不用繳稅,實際上達到了避稅的效果,同時企業還獲得了好的社會名譽。

        前述財務專家認為,仁愛醫院與森根比亞公司關聯關系中出現的一家私募基金公司,雖然關系較遠,但也不排除后期通過中間牽線而達成利益交換的可能,否則,企業也不會這么踴躍捐贈了。

        “定向捐贈”背后是誰在隱瞞?

        對于該批次口罩是否為定向捐贈,湖北紅十字會、仁愛醫院卻各執一詞。1月31日,湖北紅十字會對外宣稱,自己只是“物資接收方,沒有分配權。具體的物資調配權,都在疫情防控指揮部。”然而,湖北紅十字會的公告剛發出不過半個小時,湖北省疫情防控指揮部便回應經濟觀察報:“非定向捐贈物資分配方案由紅十字會自行擬定。”

        隨后,湖北省紅十字會又向南都記者表示,從國內物資捐贈聯系人處了解到,部分捐贈物資為定向捐贈。對此,仁愛醫院院長熊怡祥稱:“我們真沒有有這么大的能耐讓湖北省紅十字會當這個‘二傳手’。”中新經緯客戶端97碰碰碰免費公開視頻致電北京森根比亞公司詢問捐贈情況,截至發稿,暫未收到回應。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益事業捐贈法》第12條規定,捐贈人有權決定捐贈的數量、用途和方式;第18條規定,受贈人與捐贈人訂立了捐贈協議的,應當按照協議約定的用途使用捐贈財產,不得擅自改變捐贈財產的用途。如果確需改變用途的,應當征得捐贈人的同意。

        對此,高曉峰律師表示,上述規定說明捐贈人有權定向捐贈,至于受贈物品的分配,公益組織應在尊重捐贈人意愿的前提下盡快分配。

        此外,《慈善法》第四十條規定,捐贈人與慈善組織約定捐贈財產的用途和受益人時,不得指定捐贈人的利害關系人作為受益人。

        但目前,捐款方北京森根比亞與被捐款企業仁愛醫院是否存在關聯關系仍存在兩種對立的說法。疫情當前,容不得欺瞞,到底是巧合還是誰在有所隱瞞?中新經緯將持續關注。(中新經緯APP)



        Copyright (c)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
        聲明:依據國家《互聯網管理規定》,本網站禁止發布任何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法規的內容
        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與我們聯系!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天福彩票 泰兴市 | 连南 | 棋牌 | 如东县 | 连州市 | 尼木县 | 博白县 | 浮梁县 | 三原县 | 陇西县 | 巴塘县 | 福清市 | 水城县 | 卓资县 | 友谊县 | 涿州市 | 南丰县 | 永顺县 | 石首市 | 竹溪县 | 阿合奇县 | 乌拉特中旗 | 恩平市 | 信阳市 | 安西县 | 霞浦县 | 澄迈县 | 象山县 | 仁布县 | 明溪县 | 巴彦淖尔市 | 通化市 | 文登市 | 公安县 | 彰化县 | 平果县 | 乌恰县 | 玉林市 | 砀山县 | 葵青区 | 利津县 | 安丘市 | 菏泽市 | 高密市 | 肇源县 | 易门县 | 十堰市 | 木兰县 | 云梦县 | 丰城市 | 吴堡县 |